91伊**香蕉在线

   “什么!怎么又是这个名字啊!”听到玉玲珑的名字,云梦恬一下子就炸毛了。

   她生气的看着路彦琛:“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历啊,表哥,知不知道,要是不知道的话,怎么能让朵朵跟随随便便什么人亲近呢,就不担心她嘛!还有,叶一朵她什么意思嘛,刚回来就跟那个女人去逛街,她是不是晚上还要带着那个女人,一起跟我们聚餐啊!”

   看着云梦恬这么生气,路彦琛莫名的头疼。

   他开口解释了两句:“玉玲珑也是组织里的人,之后也会认识的,至于她的背景,已经调查过一次了,我让云熙还在继续调查,毕竟,朵朵身边的人,我们肯定要谨慎点,至于她们关系好,这我也没办法,毕竟,玉玲珑救过朵朵,朵朵相信她,说我一个大男人,也不能拉着女朋友,不让她跟朋友出去逛街吧,至于晚上吃饭的事情,也别生气,我让朵朵拒绝玉玲珑了,她晚上不带着玉玲珑一起,就放心吧,也别生气了!”

   路彦琛基本把云梦恬的每个问题,都认真的解释了。

   可是,云梦恬的心里,就是倍儿不舒服。

   她皱眉看着路彦琛:“表哥,实话告诉我,是不是本来没有跟她说,让她拒绝玉玲珑,她还是打算带着那个女人跟我们一起吃饭,对不对?我就不明白了,认识一个月而已,到底是多大的救命之恩,让朵朵这么信任这么一个人,我现在真的是越发的好奇了,这个玉玲珑,到底是何方神圣!”

   路彦琛听到云梦恬的话,眸子闪了闪,神色有些复杂:“放心吧,会有机会见到的,只不过,现在也别为这个生气了,我之所以让朵朵跟她出去,也安排了人保护着朵朵,所以,也别担心!”

   云梦恬听到路彦琛这样说,眸子突然缩了缩:“所以,表哥,也不相信这个女人,觉得她很危险,觉得她接近朵朵,另有目的,对不对?”

   路彦琛笑了笑:“我可没有这样说,而且,现在朵朵相信玉玲珑,这样的话,别再她面前说,她性子直,有些话,说出来就要跟她争执,而且,还争不出个对错来,懂吗?”

   云梦恬仔细的想了想叶一朵的性格,还有路彦琛说的这些话。

   她突然就觉得,心里通畅多了。

   冬季列车美少女户外随拍清新可人写真

   她看着路彦琛,笑着点点头:“好的,放心吧,表哥,说的我都懂了,我不会再跟朵朵说这件事了,我先走了!”

   路彦琛点了点头,目送云梦恬离开。

   云梦恬离开路彦琛这边,就编辑短信,把晚上吃饭的地点,发送给路彦琛,路彦昭,秦未央还有叶一朵。

   话说,路彦昭受到消息,就上楼去找秦未央了。

   因为云梦恬说了,虽然她已经给秦未央发了消息,但是还是让他记得跟秦未央说一声,晚上一起过去。

   这段时间,因为戚薇薇和百叶在这边。

   路彦昭一直住在郊区别墅那边。

   云梦恬和秦未央经常过去看他们,所以,经常性遇见,也熟悉了起来。

   前两天,戚薇薇和百叶离开伦敦了。

   所以,路彦昭又搬回秦未央的古堡了。

   距离上次,路彦昭想起之前的事情,已经一个月时间了。

   但是,因为那次注射了镇定剂,路彦昭再次清醒过来之后,果真如同约翰说的那样,虽然不头疼了,但是之前想起什么,他全都忘记了。

   约翰虽然还在帮他治疗,但是,效果显然不是很明显。

   路彦昭搬回秦未央古堡这两天,经常性做梦。

   梦中,他老是梦见,秦未央拿着一把黑漆漆的枪,对着自己。

   梦中的他,心里又痛苦又愤怒,每次醒来,心里都像是被掏空了一样。

   他上楼后,刚敲了一下秦未央的门,就发现门没锁。

   他推门进去,就看见秦未央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东西。

   恍惚中,他把那个黑色的东西,当成了枪,梦中的场景,好像一下子就重现了。

   路彦昭瞬间不好了。

   他的情绪变得有些愤怒痛苦:“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

   秦未央把黑色的,手掌般大小的礼盒举起来,对着路彦昭:“打算给叶一朵的礼物,家里长辈走的时候,我给她们和云梦恬都送了礼物,当时叶一朵不在,我就没有送,今天晚上吃饭,正好送了!”

   路彦昭看着那个黑色的盒子,明明只是个礼物盒而已。

   但是,就是颜色相似,他根本不受控制的,就跟梦中的场景重叠起来。

   秦未央拿着礼物盒,刚往前走了一步,他瞬间失控的大喊:“不要过来!”

   秦未央就算是再迟钝,这会也发现不对劲儿了。

   她忍不住皱眉:“路彦昭,怎么了?没事吧!”

   路彦琛痛苦的皱眉,看了秦未央一眼,只觉得脑袋疼的厉害,他死死地咬着牙,深深地看着秦未央,突然就转身出门了。

   秦未央一个人站在房间里,有几秒钟,脑子还是空白的。

  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,路彦昭到底是怎么了。

   之前,路彦昭见了家人,去郊区别墅那边,她一直担心他想起以前的事情,担心他就此不会再回古堡这边来,担心他跟自己冷淡疏离,甚至分手。

   可是,最终,他家里人离开伦敦了,虽然路彦琛和云梦恬还在这边,路彦昭却没有跟他们一起住的打算,他又回来了,回到古堡了。

   可不知道为什么,好像有些东西,无形中已经发生变化了。

   秦未央具体也说不上来,路彦昭明明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,可是,他对自己的态度,却不一样了,她能很清楚的感觉到。

   秦未央拿着手里的礼物盒,只觉得这东西似乎重的要命。

   她咬了咬嘴唇,最终叹了口气,坐在床边,神情很是复杂。

   话说,路彦昭一出门,就痛苦的捂着头,向着自己房间而去。

   脑袋里那种针扎的感觉,疼的他有些喘不上气来,脑子里有些模糊的片段,一闪而过,很快,他想抓,却抓不住。

   可是,他却有点明白了,梦中的那个场景,秦未央拿枪对着自己的场面,根本就不是他的梦,那应该是之前发生过的事情。

   路彦昭不知道,他之前到底跟秦未央发生过什么事情。

   为什么他们会敌对,为什么秦未央现在没有安全感,为什么过去,她可以拿着枪对着自己。

   这一切到底为什么?路彦昭甚至不敢去想。

   路彦昭是真的害怕,他如果真的把这一切都想起来,他和秦未央,还能像现在这样相处下去吗?

   以前,路彦昭是真的拼命地想要恢复记忆,这一刻,他突然就退缩了,迟疑了。

   他紧紧的攥着手,心里难受的要死。

   虽然他知道,自己拼命地再忘记,已经想起的片段,可是,他却也再极力的掩饰自己的不安。

   他紧紧的皱眉,不敢再去深想他跟秦未央之前的关系。

   晚上。

   路彦昭和秦未央是一起出现的,可是,他们之间却很是沉默,就连云梦恬都看出不对劲儿了。

   路彦琛也来了,只差叶一朵还没有来。

   云梦恬跟秦未央去卫生间,她洗手的时候,忍不住关心的问了问:“未央,跟我小表哥没事吧,我看们俩都怪怪的,该不会是吵架了吧!”

   秦未央勉强的笑了笑:“没事,没吵架,估计是他心情不好,这么久了,也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!”

   秦未央虽然这样说,可是,她心里想的却是,路彦昭应该想起点什么了,不然的话,他的情绪不会如此的暴躁,不受控制。

   他现在还不愿意相信,他想起的那些片段。

   又或者说,他在自我麻痹。

   可是,他没有感觉到,一切到底是跟以前不一样了,他对自己的态度,一定变了。

   当然了,这些话,秦未央谁都不可能说。

   她洗了洗手,便跟云梦恬一起出去。

   她们出去后,服务生已经开始上菜了。

   可是,叶一朵还没有来。

   云梦恬有些不开心:“表哥,打电话问问朵朵,走到哪里了,不是在逛街嘛,应该马上就能过来啊,干嘛还没到,是跟那个什么玉玲珑难舍难分吗?”

   路彦琛笑了笑:“我已经给她发消息了,她应该马上就到!”

   云梦恬翻了翻白眼:“好吧,我现在想到她,就能想到那个玉玲珑,简直不受控制,真的是见鬼了!”

   秦未央听到云梦恬的话,脸色变了变:“秦未央?”

   云梦恬点了点头:“对啊,就是一个……朵朵新交的朋友,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很不喜欢这个女人,真的搞不懂,朵朵干嘛那么喜欢她!”

   秦未央的神色有些复杂:“这个名字,听起来……还挺好听的呢!”

   云梦恬瘪了瘪嘴:“是啊,名字是好听,只不过,人好不好,那就不得而知了!”

   路彦琛无奈的摇摇头:“小梦,下午我跟说过什么,全都忘了?别再朵朵面前说玉玲珑了,知道了吗?”

   云梦恬无奈的叹口气:“好了,我知道了,也别担心了,表哥,她又不是三两岁的小孩子,也该理智的思考我们说的话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