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草app怎么下载啊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这是第一次,有公司艺人敢挂她斓兮的电话!

   一个叫唐宁的A类模特。

   斓兮忍住怒意,强忍心头的暴躁,再转而给安子皓打电话,而安子皓则翻了翻唐宁的行程,回答斓兮:“因为先前的那些通告都让华芸和李丹妮接手了,所以唐宁另接了别的活动,行程也已经排满了,不好意思,斓总,那不是我们的问题。”

   这当然不是唐宁还有安子皓的问题。

   这一切不过是斓兮咎由自取。

   她没有想过唐宁会因为LM的一段花絮大火,她更没想到,那些合作伙伴,非唐宁不可。

   损失一笔违约金,当然不算什么,但是……

   她作为橙田的总裁,拥有绝对的权利,却被一个模特耍着玩?

   斓兮挂了电话,如果唐宁在她的面前,她或许会直接扑上去将她撕碎。

   沉思片刻,斓兮将罗昊叫入了办公室,并用单手扶着额头,有些疲惫的说道:“这个龙姐,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

   “父母早逝,家里还有一个爷爷。”

   肩上蝶的诱惑

   “那还等什么?距离唐宁上风采也就两天时间,马上派人去接她爷爷过来,注意,动静要小……”斓兮放下手臂,走到了落地窗前,从办公室内部往外瞭望。

   “斓兮……”罗昊的神情,有些深沉,因为他还没看到过斓兮什么时候,厌恶一个人,要把这种事,搬到台面上来做。

   “我要唐宁一步一步的走入我的陷阱,我要让她知道,我才是她的主宰!”

   事情走到这一步,早已不是公司内斗这么简单了。随着斓兮和唐宁关系的恶化,两人之间,必定是一场恶战,因为谁也不肯向对方低头。

   罗昊看着斓兮坚定的神情,最终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了……这件事,我会替办好。”

   “对付非常的人,必须要用非常的手段。”

   其实唐宁一直是很被动的要和斓兮反抗,否则,她只能等着被潜。因为在斓兮的眼里,她手中的模特,要么像李丹妮一样,有点自视甚高,容易把控,要么就像华苑,分得清对错,但是却不得不随波逐流。

   唐宁什么都不愿意做,她只想做她自己……

   ……

   在敲定了风采的访谈时间以后,唐宁又在安子皓的安排下,去几家一线杂志的办公室面试,待到傍晚的时候,忽然收到墨霆的短信:“晚上皇冠酒店吃饭,我定了烛光晚餐。”

   唐宁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,随后一笑:“做什么?今天也不是结婚纪念日……”

   “带看全晟京最好的风景。”

   唐宁收好手机,然后扭头看看龙姐和安子皓,本想让安子皓将她送到海瑞楼下,但是,龙姐却忽然对两人说道:“我爷爷来晟京看我了……我得赶紧回家。”

   “要不然,我们都去看看爷爷?”

   “不用了,唐宁,按照现在的人气,走出去肯定一堆粉丝,还是放过我爷爷吧。”龙姐双手合十,做了一个夸张的朝拜姿势。

   唐宁轻笑一声,对龙姐嘱咐:“那带爷爷好好玩玩,给放两天假。”

   “好。”龙姐点头,咧嘴笑得很甜。

   随后,唐宁让安子皓将龙姐放下,再送她到了海瑞楼下,等墨霆出现以后,安子皓才功成身退,将护花的工作,交给墨霆。

   因为他最近正在查云馨去世的真相。

   重新坐在墨霆的轿车上,夫妻两人相视一笑,不过,到了酒店楼下的时候,唐宁和墨霆从特殊通道下车,原是要把钥匙交给酒店服务生,但……唐宁注意到了那个服务生的姿态,从墨霆手中接过钥匙的时候,一直低着头。

   这一刻,唐宁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仿佛曾经的爱恨,全都消失不见了,只因为搂着她的这个人,浑身都是温度。

   “看什么?”墨霆询问她。

   “刚那个人,是韩宇凡。”唐宁平声的回答,见墨霆的眉宇一拧,她连忙解释,“嗳,别误会,我只是诧异,他不是还有一个嫁给导演的母亲吗?按理说,即使被天艺踢了出去,也不至于到这一步。”

   墨霆有些不高兴,将唐宁拖着走,用风衣将她裹住,直到进入电梯。

   唐宁低笑一声,很难得看到墨霆吃醋,所以悄悄的伸手,握住墨霆的一根手指头摇晃:“那都是过去了……”

   墨霆趁机捏住她的下巴,逼她与自己直视:“那就主动点,我做的未来……”

   唐宁趁机吻住他的薄唇,然后脸红着将脸埋在他的脖子里:“可以了?”

   墨霆满意了,将人搂紧了,然后带着她一起进入酒店的顶尖,一百二十层。

   “这是整个晟京最高的地方,可以将整座城市,收入眼底。”

   唐宁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,朝下俯视,不由的被城市一闪一闪的星火给打动。随后,有人从背后将她抱住,将唇贴在她的脖子上:“怕高?”

   “有在,不怕。”唐宁摇了摇头。

   有了这种被需要和被依靠的满足感,墨霆扭头唐宁的下颚,轻柔的吻了上去:“其实这种地方……更适合用来接吻……”

   “为什么?”

   “因为太高了,容易缺氧!”

   ……

   同一时间,龙姐心急火燎的赶回家门,但是,却没有如愿的看到爷爷,而是在公寓门前,看到了等着她的罗昊。

   龙姐一脸疑云,正要给爷爷打电话,但罗昊却从她手中抢过了手机,并且直接替她挂断,歪着脑袋提醒她:“上车,不想见爷爷了?”

   “把我爷爷怎么了?”龙姐顿了片刻,忽然就意识到事情不对,双眼红了,嗓音也有些沙哑。

   “我们能把他如何?不过是请他做客而已……”说完,罗昊将车门打开,示意龙姐不要耽误时间。

   龙姐不知道罗昊的目的,更不知道爷爷的下落,所以她只能咬着下唇,坐上了罗昊的黑色轿车。

   很快,两人就在斓兮的公寓门前停车,龙姐仿佛是有了某种预感,忽然就拉着要下车的罗昊问道:“我爷爷,是斓总请来的?想胁迫我做什么?”

   毕竟是身处这个圈子久了,龙姐有种天生的敏锐度。

   “想知道?那就进去……”罗昊挣脱她的拉扯,回答一句,推门下车。